首页 >> 供销记忆
 
中国梦 供销情
发布日期:2017-04-20浏览次数:字号:[ ]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 一日,乘车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赫然映入我眼帘的这8个大字,让我不由自主地惊呼“供销合作社”!是啊,这是稀少保留至今的乡村供销合作社!对于我们六、七十年代的这拨人,“供销合作社”和“发展经济,保障供给”这几个字曾经是多么温暖的记忆,更何况是有着深深供销合作社情结并与供销合作社有着不解之缘的我!

  70年代,我们的祖国还不富余,供销合作社是儿时甜甜的梦。扯着妈妈的衣角,怯怯地走进琳琅满目的供销合作社柜台,满满都是诱惑:五颜六色的糖果、色彩缤纷的花布、各式各样的钟表以及见过和没过见的商品。偶尔,会得到妈妈递过来的一块儿用花纸包着的糖块,那是多大的惊喜!我会一直珍藏,每次咬掉一点点含在嘴里,剩下的还用糖纸包起来。偶尔拿出来看看,都感觉很幸福。春节前,要是能扯上两三尺花布做件新衣衫,就已经提前进入新年的狂欢了。

  80年代,改革开放后,供销合作社是少年美丽的向往。表姐在镇上供销合作社做售货员,周末跑五六里地去到表姐的店里,或是家里有人托她买一个钟表,或是乡亲们有所求而陪同前往。除了可以得到几块饼干,更羡慕表姐站在柜台前的那份自豪与神气,梦想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成为一名供销合作社人。

  90年代,祖国逐渐走向富强,供销合作社也成了我的疆场。

  1990年,我20岁。由河北省供销学校毕业,有幸成为了一名供销合作社人。幼时的供销梦想,让我在对待工作时不敢有一丝懈怠:河北省棉检统计标兵、河北省棉检统计资料编辑、石家庄地区棉检培训教师、优秀团员、知识竞赛优胜者、演讲比赛第一名……汗水和荣誉成就了初入职场的风景。

  1997年盛夏,处在改革初期的棉麻人,还不愿接受现实,满腔怨气。河北省举办棉检技术青工大比武,没人愿意参加。单位找到我,我二话没说,就进入了紧张的备战状态。当时正值酷暑,在电扇下面坐着还流汗,更别说还得紧张地摆弄着这些棉花和仪器了,棉花毛飞满了办公室和我家的每一个角落;计时表前,我紧张地用手扯着丝丝棉束,一分钟一个合格的棉束,准确度上下不差0.5毫米,能做到这样绝非一日之功!汗水浸湿了我的眼睛,顺着脸颊落在了棉束上,仪器的钢梳针将我的手一次次扎出了血…… 但是我的付出,终于为公司、为石家庄市赢得了非常好的成绩,我被河北省劳动人事厅、共青团省委、省总工会、省供销合作社联合授予“第二届河北省青工大比武棉检技术能手”称号。因我出色的表现,1998年我被评为“河北省财贸系统职业道德标兵”,享受市级劳模待遇。我用我的青春书写供销合作社人的豪情。

  进入21世纪,供销合作社的改革不断深入,棉麻人经历了一次次改革的阵痛,并在阵痛中涅槃重生。我经历了从总公司到分公司、从分公司到棉库,又因工作需要被调回总公司。唐山收棉检验师、办公室文秘、国家注册棉检师、团总支书记、工会干事,作为公司的中坚力量,供销合作事业的需要就是我唯一的选择。

  2010年,适应时代再创辉煌,我为供销合作事业倾情歌唱。进入新世纪,由于历史原因,供销合作社人才青黄不接、断档的局面更加鲜明地凸显出来。为了支持公司发展,40岁的我依然会登台演讲、参加各种征文比赛,依然不会输给年轻人;“一人多岗、一岗多职”的企业现状,经常需要我一个人面对上级三分之二的部门,党、政、工、青、妇,哪里有急难险重任务,哪里就有我的身影!但我最喜欢的依然是工会工作和企业文化建设。工会是供销合作社人的娘家人,它扶贫济弱的职能,不让一个供销合作社人掉队。我用我的热情和细心,把温暖送到每一个遇到困难的职工身边。

  经过十多年的拼搏和几代棉麻人的共同努力,石家庄市第一棉麻总公司由原来单一的棉花经营,发展成了一个拥有两个大型专业棉花仓库、一个絮棉加工厂、一处种养殖基地、一座休闲度假庄园和多家分公司的综合性企业。目前,公司又计划在石家庄综合保税区建设一座占地160亩、总投资5亿元、建筑面积为6万平方米的国际一流“纺纱及棉花国际贸易”项目,真正实现了供销合作事业的跨越式发展。

  我是一粒种子,有幸落在了我喜爱的供销合作事业这片沃土上,我愿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去追逐梦想。我知道,只有我们每个供销合作社人辛勤地努力、艰苦地付出,才有供销合作事业的蓬勃发展,才有祖国的繁荣富强,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只有祖国强大了,供销合作社人才会更加富裕、更加幸福、更加扬眉吐气,供销合作事业才会更加灿烂辉煌。为了美好的明天、为了供销合作社人共同的梦想,我愿身体力行、奉献自己的一切,让供销合作精神能够发扬光大,代代传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